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關于人物的短文

經典短文

關于人物的短文

更新時間:2019-11-16 12:03 手機版

關于人物的短文

  世上最愛撒謊的人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總是喋喋不休地告訴你:不能撒謊,撒謊的小孩會長出長鼻子,就像小木偶匹諾曹那樣。你信了,于是不敢撒謊。

  可是,你漸漸發現,這個教你不要撒謊的人其實最愛撒謊。

  你愛吃的東西,注定是她不愛吃的。譬如吃雞,她總說不愛吃雞腿、雞翅、雞爪,而這些恰恰是你的最愛。你一邊啃著雞腿、雞翅、雞爪,一邊納悶地想,多香多好吃啊,怎么會有人不愛吃呢?可是有一天,你透過廚房虛掩的門,分明看見她正在啃你啃剩的雞腿、雞翅、雞爪。

  那天,你滿房間里跑來跑去。她正扶著門框不知在看什么。你呼呼跑過去,碰到了敞開著的門,一下子就將她的手擠住了。聽見她“啊”的大叫,你嚇得大哭。她用另一只手攥著被擠的手,過來告訴你,沒事的,我一點不疼。可是,后來幾天里,你分明看到她的手腫得像小饅頭。

  后來,你長大了。讀初中,要住校,你舍不得離開她。她就說,謝天謝地你終于要住校了,我耳朵根可以清凈幾天了。你真以為她嫌你在家吵得慌,于是賭氣般頭也不回就去了學校,兩個星期沒回家。后來,你聽鄰居說,你沒回家,她傷心得抹眼淚呢。

  你讀大學了,喜歡上班里一個女生,經常給她買禮物,生活費花得光光。你寫信回家,說要買輔導書籍,她很快就匯來了錢,說,只要是買書,我支持,我在村里的磚廠打工呢,活兒一點都不累。你暑假回家,就去村外的磚廠找她。離著老遠,你就看見她推著一個裝滿土的獨輪車,腰彎成了弓形。

  你畢業參加工作了,風風火火忙事業,天南海北跑業務,有時經過家鄉也不回。她偶爾給你打電話,只是說,沒事沒事,就想聽聽你的聲音,在外面好好干,家里挺好的。你以為她真的挺好,就放了心,一年都沒有回家。年底回家,去鄰居家串門。鄰居說,你這孩子可真狠心,她去山上采草藥摔折了腿,你都沒回家看她一天。

  如今,你和她坐在一起時,每每看著她頭上花白的發,總想給她講講小木偶匹諾曹的故事,就像她曾給你講的那樣,語重心長地告訴她:千萬別再撒謊了,撒謊的人要長長的丑鼻子。現在的你已經學會了撒謊,你買了貴重的東西,總是先把標簽撕掉,然后告訴她這東西很便宜。你在工作上遇到了擠壓,受到了委屈,但給她打電話時,總是用很高興的語氣說,我工作挺好的,你就放心吧。

  你漸漸成了一個愛撒謊的人,和你那個愛撒謊的母親一樣。

  步一曾是我最愛的小孩

  認識步一時,我剛大學畢業,22歲,他四歲。

  他的媽媽是我在學校的同事,也算我的領導。新年的前一天,她邀請我和另一個新來的女孩一起出去吃飯。我們都客氣了一下,說不去了,坐在媽媽自行車后面的步一卻抱住我的胳膊不放,說你必須去。于是,這成了我印象中我倆跨年友情的開始。

  當時的步一在我眼里簡直是太可愛了,胖乎乎的,愛吃,聰明,天真。四歲的他給我印象最深的幾件事是:我跟他媽媽通電話,說到洗照片,他在電話那頭問我:“陳姨,照片是用洗衣機洗出來的嗎?”在教研室一個老師的抽屜里翻出一塊已放了好久的干面包,我們感覺已經不能吃了,可他咬了一口,說:“真好吃,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面包了。”每次去我宿舍玩,一定先到處找吃的。不過他絕不貪,帶他去買零食,他總是只要一樣。后來我想,也許就是因為我總給他買吃的,所以他才這么喜歡我吧。

  當時的步一,大概也是很愛我的。每次路上遇見我,總是老遠就松開媽媽的手,開心地向我跑過來,然后又害羞地站在那里,笑著望著我。有一陣在校園里一看到我就過來抱著我的腿,抬頭對我說:“上我家吃飯,必須的(那時還沒流行這句話呢)。”弄得他媽媽只好也跟著邀請一下,就這樣,我們三個總是一起,吃飯,散步。漸漸地,我成了他家的常客,他們也成了我眼里的親人。有一次,得知我要去他家玩,步一緊張得不得了,先是買菜時著急得不讓爸爸媽媽多買,怕我去了他家沒人進不去。后來等得不耐煩了,說要上門口接我去,讓爸爸媽媽在家給我做好吃的。我一進門他就跑過來,然后又有些害羞地躲在門口,一臉笑容望著我。這是五歲多的小男孩啊!對我如此之好,以至于他上小學后大概八九歲時,有一天在飯桌上鄭重地對我們說:“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有喜歡的女生了。”他爸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是你陳姨?”當時我心里還真忐忑了一下。結果當然不是,是他班上的一個小女生。

  那些漫長而無聊的青春歲月,好多身邊的朋友都選擇考研離開,我也不得不開始學習備考。于是,寂寞灰色的日子里,只有和步一在一起的時候我才像孩子般純凈快樂。他會在大冷天里放學后手里捧著個雪球一路走到我們學校來,我一看,雪球已被他熱熱的手融化成冰球;在下小雨的校園,我也曾和他一起淋雨,故意在水坑里跳著走,開心大笑。更不要說他的成長帶給我的驚喜和快樂:他四歲開始學電子琴,并喜歡學習電腦打字;五歲時居然愛看清劇和清朝歷史,天天跟我念叨年羹堯,還考我慈禧有幾個孩子,她的三個愛好是什么;六歲時我用一個多小時就教會了他英語的音標;七歲學習鋼琴,還喜歡給我當老師;八歲時他就開始跟我比賽誰打字快了。他是如此熱愛學習,學一切知識,甚至有一陣中午回家就鉆屋里抱著字典看,能看好長時間,飯都顧不上吃,然后以考我生僻字為樂趣。

  在我眼里,他是如此完美的小孩:懂事,上小學后經常是媽媽還在睡覺,他先到樓下買早點帶回家,然后自己去上學;好學,學習從不用大人操心,經常會有小女孩打電話問他老師布置了哪些作業;靠譜,老師讓他收錢,他會自己在電腦上做個表,然后弄得清清楚楚的,讓老師很放心。當時我和他媽媽經常感慨,將來哪個女孩會這么幸運嫁給步一啊!

  后來,我考上了研,離開了那個小城,也離開了步一。他頭幾年還會給我寫賀卡,但對于一個正在成長期的小男孩來說,有太多新的人和事在前面等著他,時間、空間的距離讓我們慢慢疏遠。隔幾年再見到他,他14歲,已長成一個比我還高的壯小伙,聲音也變了,讓我覺得很陌生。和他一起在街上碰到他的女同學,他會面露羞澀,讓我意識到他已是個青春期的少年。仍學習優秀,不擅長運動的他居然最愛的運動是乒乓球,他的小屋全是乒乓球明星的圖片。

  那天整理東西,翻出了我在一個本上記錄的步一小時候的理想:四歲時,他想做的工作是賣煎餅果子;五六歲時的理想是當個公共汽車司機或售票員——他那個時期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畫本市所有公交車的路線圖,并能把每路車的站點都背下來;八九歲時的理想是當小學教師或演員。今年他應該要參加高考了,不知道他現在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巴神”,這個世界沒人懂你

  足壇里的荒誕派

  小組賽最后一場迎戰愛爾蘭,替補出場的巴洛特利側身凌空勾射,攻入鎖定勝局的第二球。隊友紛紛跑過來慶祝,巴洛特利并沒有特別興奮的表情,也沒有慶祝,而是嘴里碎碎念地往前走,隊友博努奇過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捂住他的嘴。

  通過解讀口型,意大利國家電視臺主持人認定巴洛特利當時在爆粗口,而當時他面向的是愛爾蘭球迷的看臺。他的憤怒來源于種族歧視,從巴洛特利替補出場開始,愛爾蘭球迷的看臺上就響起了各種謾罵。

  出征本屆歐洲杯之前,巴洛特利撂下狠話:“我拒絕種族歧視,如果有人向我扔香蕉,我會被關進大牢,因為我會殺了他。”然后他向賽事組委會提交了兩份申請,第一份申請是把自己的姓氏從“巴洛特利”改為“巴盧阿-巴洛特利”;第二份申請是,如果在歐洲杯期間他遭遇種族歧視,那么他將直接退賽。兩份申請,前一個被批準了,后一個被歐洲足聯主席普拉蒂尼親自出言警告。

  在意大利首戰對陣衛冕冠軍西班牙的比賽中,第53分鐘,巴洛特利搶斷拉莫斯,帶球突入禁區。眼看單刀球破門在即,巴洛特利卻突然放慢腳步,拉莫斯趁機將球破壞出底線。這離奇一幕迅速引發球迷熱議,有網友更是戲稱巴洛特利在“思考人生”。但實際上,這是巴洛特利對他那第二份申請最好的解釋。

  英國攝影師克里斯·布倫斯基爾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景。“我就坐在球門后面。只要巴洛特利一得到球,身后的兩三百名西班牙球迷就會發出猴子似的叫聲。當他犯規或吃牌時,叫聲就會更大,而場邊的工作人員毫不在意。”攝影記者米歇爾·斯蒂爾證實了布倫斯基爾的說法,“我很確定是猴叫,這種行為真是可恥,完全沒有理由這樣做。我確信巴洛特利聽見了猴叫,也知道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總是我?”

  為什么總是巴洛特利?他在6比1“狂屠”曼聯的那場比賽中進球后,露出印有“Whyalwaysme?”字樣的T恤質問所有人。沒有人能給出準確的答案,但肯定有部分原因得歸于他那些讓人匪夷所思、近乎“腦殘”的行為,而這也是他的外號“巴神”的由來。

  效力國米期間,19歲的巴洛特利應邀參加意大利王牌娛樂節目《Striscialanotizia》。主持人拿出一件AC米蘭的紅黑球衣,上面印著巴洛特利的名字和號碼。巴洛特利在鏡頭前穿上同城死敵的球衣,從此被國米球迷視為公敵。

  轉會到曼城不到兩周時間,巴洛特利的奧迪R8就在卡靈頓訓練基地附近撞毀。警察隨即抵達現場,對巴洛特利進行酒精測試,并在他的褲子口袋發現5000英鎊現金。當警察詢問他為何要攜帶這么多現金時,巴洛特利用不甚熟練的英語回答:“因為我有錢。”

  2012年3月,在國際米蘭新帥斯特拉馬喬尼的新聞發布會上,巴洛特利突然出現,和新帥握手后飄然離去,臺下的人哄堂大笑,沒人把重點放在他這是在祝賀自己的青年隊教練升級。

  對于巴洛特利的種種作為,英國的《太陽報》說,全世界都想探索巴洛特利的思想而未果,而曼城主帥曼奇尼也說過,巴神的世界你永遠不懂。但或許他表姐的話可以讓我們了解真相:“弟弟之所以有很多反常的行為,可能與小時候受到過種族歧視有關,這讓他感到壓抑,所以如今成名的他會做出一些讓人不可思議的舉動。”

  巴洛特利1990年出生于意大利巴勒莫的一個移民家庭,兩歲那年他生重病被父母拋棄,布雷西亞的一對白人夫婦收養了他。養母希爾維奧回憶:“他在意大利出生成長,可始終被同齡人視為外來者,經常受到羞辱和責難。”

  后來巴洛特利進入當地球隊莫姆皮亞諾,他是該隊青訓體系所有250名學員中唯一的黑人。莫姆皮亞諾前主席托穆里尼回憶說:“其他孩子的父母均用有色眼光看待巴洛特利,甚至有些人要求俱樂部將他開除。”巴洛特利11歲時加盟一支叫盧梅扎內的球會,但他同樣遭到了其他人的孤立和排斥。

  此后巴洛特利年少成名,依然沒有什么朋友,被人認為性格孤僻,而且因為愛惹事,國際米蘭和曼城的主教練都曾把他放到冷板凳上,他的特立獨行以及敏感,讓他成了媒體最喜歡消遣的對象。

  他有一顆金子般的心

  但就在巴洛特利在球場上遭遇越來越多噓聲的時候,他在全世界的粉絲卻越來越多。他的一些出格行為被解讀為真實率性,一些小脾氣被看成是可愛本真,這個叛逆的年輕人被一部分人定義成足球場上最單純的小孩。

  與之相應的,巴洛特利的另一面也被媒體報道出來,尤其是在面對小孩時,他簡直讓人無可挑剔。

  去年,巴洛特利曾經被位于意大利北部小城曼托瓦的一家孤兒院邀請前往做客,這家名為“陽光之家”的非營利機構收養了許多孤兒和殘障兒童。而巴洛特利一直都在資助這個孤兒院,并經常去看望孩子們。

  愿每個人都能被這個世界溫柔善待

  我沒有親歷過任何一場死亡,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葬禮。一次,我夢見我的太姥姥,養育過我、臨死前叫著我的名字的太姥姥。光頭,短短的白發茬,目光平靜如水地看著我。我開始后悔為什么我沒有去參加她的葬禮、他的葬禮、他們的葬禮?為什么我那么軟弱,那么怯懦?為什么我自動過濾了讓我悲傷的場面,屏蔽了讓我震動的時刻?

  沒有黑暗的光不是光,是人造的幸福。我一直希望自己生活在一個小幸福里,但是世上沒有這樣的小幸福。大幸福是要面對生命的真相,即便遭受創痛和折磨,即便不能陶醉和沉溺。

  秋天的一個上午,我們去松堂臨終關懷醫院。進醫院的前一刻,突然覺得非常害怕。進去了一看,其實是很普通的一個小院子:左邊是普通醫院的病房,右邊是仿古建筑、亭臺樓閣、假山假石。上午太陽好,老人們坐在輪椅上聽著音樂,曬太陽。

  幽暗的走廊兩側有許多病房,我們去的其中一間,一個老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了,身上蓋著一床小毯子。病房里有一個護工,房間里還有一個小電視,聲音開得不大,就是一個俗世的響動。

  我之前沒有接受過“臨終關懷”的培訓,但是我讀了幾本書,看了一些博客,我總結了一下,面對臨終的病人,最重要的一條是平靜。不需要悲傷、同情、震驚、激動、感慨,平靜地和他相處,他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走到生命盡頭的人。

  第二條就是耐心。耐心容易,平靜很難,尤其是面對那些孩子。看見臨終的老人我們尚可平靜,看見孩子,實在難以克制。房間里有三個孩子,護士長說,這是同期最少的一次。上個月,還有八個。醫院已經放棄治療,判了死刑的孩子,會被送到臨終關懷醫院來。大多數孩子的父母再也不會露面。我想,他們未必是冷酷,也許就像我一樣,是軟弱——他們不敢面對那道傷口。

  但是,還活著的孩子不是一道已經完結的傷口啊!他們還活著。這些孩子比同齡的小孩兒要弱小一些。一個小男孩兒,兩只圓圓的對眼,嘴巴總是微微張開,非常可愛。他沒有舌頭,兩只腳不能伸直。“他活下去是沒問題的!”護士們都說。孩子的表情非常豐富,非常開心。另外一個女孩兒,則顯得悲傷很多。她只有兩歲,剃著光頭,長得很好看的女孩子,睫毛長長的,皮膚也白凈。她有癲癇,從來不肯下地走。女孩兒一直用手捂著嘴巴,臉上閃過成人才會有的厭世的表情。

  我們去抱他們,他們的體重很輕。我去握那個小女孩的手,她突然緊緊地攥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什么樣的父母能忍心松開這雙小手。

  隨后護士長將我們領到一位老人床前,說老人很傳奇。

  老人確實很傳奇,他是溥儀的最后一任護衛官。在和我們聊天的時候,他在掛水,端坐在病床上,仍高大挺拔。他用日語和我們說話,說:“在日語里,我就是‘五月蠅’,招人討厭!”我們問他:“一輩子最快樂的日子是什么時候?”他卻說:“最慘就是四八年征兵。慘!”老爺子心里跟明鏡似的。護士長說,他身體沒問題,就是活得不痛快了。人有病,不一定是身子病了,有時是心病。護士長跟老爺子說:“槍林彈雨您都活下來了,不能輸給自己,要好好活!”老爺子大聲地、傲然地說:“沒興趣了!”

  這句話給我很大的震動。活著,對大多數人來說,包括我,都談不上興趣,就是忍耐。一個人出于興趣而活著,失去興趣了就不想繼續,這是多么稀罕的氣概,多么清高的心勁兒。他年事已高,但是并非茍延殘喘。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種難得的生命尊嚴。

  “臨終關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太明白,但是我想,大概就是幫助病人抵抗病痛,讓他們痛而不苦,讓他們還保存一些希望,讓他們在最后的這一段日子,回想自己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肯定自己的價值,讓尊嚴重回自己的心頭,將無助和無用的沮喪都放下。如果說漫長的一生就是一部超長的電影,那么“臨終關懷”就是幫他們剪輯出一個精彩的短片,然后讓他們枕著入眠。

  一位朋友看電影《入殮師》深受感動,寫了這樣一句話:“愿每個人都能被這個世界溫柔善待。”

  死亡時受到的對待,彰顯了我們生命的價值,甚至可以說,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能提升我們的生命價值。善待每一個生命,善待這最后一段旅程,因為,他們的生命,最終會疊加進我們的生命。

  

汤姆网址最新免费2019,谁知道汤姆的网址,可以下载汤姆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