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村口的眺望散文

短篇散文

村口的眺望散文

更新時間:2019-11-16 20:17 手機版

村口的眺望散文

  只要一進入臘月,母親每天都會出現在村口的老槐樹下。對著繞村而過的公路出神,因為那里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

  離過年還有近二十天,廣州至漢中的火車票,卻早一售而空。二十幾個小時的行程,連站票也賣得一張不剩。看來想回家和母親團聚的愿望又將成空。心里不免有些惆悵和失落。母親那期盼的眼神,蹣跚的腳步,伴著陣陣酸楚涌上心頭。母親在電話中說,現在村里基本上已沒人養豬,皆因成本太高。但聽說我要回家過年,才在家里喂了頭大肥豬,只等我回家過年便殺。若知道我沒買到票,不知該有多失望。

  這些年,我們在異鄉漂泊,疲憊的是母親。她那不分四季,沒有晝夜的牽掛,總在蒼涼的旅途給了我們無盡的溫暖。而我們,卻總是讓她在無邊的孤單中眺望,無際的寂寞里等待。就算能用盡所有的方式去彌補,也都已無法追回母親那日漸蒼老的容顏。每到逢年過節,一想起母親孤零零的身影和那滿屋的清冷孤寂,我這心里,不只是痛疼和無奈,更多的是愧疚。

  晚上下班,將買不到票的事,告訴了母親。電話那頭,她沉默了。過了一會才有些落寞地說:“沒事,反正我一個人在家也都習慣了”母親的輕描淡寫,讓我心底的懊悔和自責又增加了幾份。我知道,她月月盼,天天等,就是想等我們平平安安回家,喜喜慶慶過年。辛苦一年到頭喂的豬,也僅僅是為了兒女回家能吃頓可口的飯菜。只是我們,卻如放上天的風箏,離父母越來越遠。他們手中牽著的線,卻怎么也拽不住那些奔波的身影,匆忙的腳步。

  初中剛畢業那年,父親因一場車禍突然離世。不滿四十的母親在傷心欲絕中,用那瘦弱的肩膀,撐起了搖搖欲墜的家。剛上初一的妹妹為了不給母親增加負擔,默默綴學,和我一起步入打工浪潮,供幼小的弟弟讀書。隨著時光的推移,苦澀的日子慢慢有了起色。母親卻因常年在田地里過度操勞,落下了一身的病根。每想起這些,身為長女的我總會黯然神傷。

  后來,隨著我和妹妹的相繼出嫁,弟弟多年未果的婚事,又成了母親心頭一大憂愁。當看到母親愁云滿面憂心忡忡的樣子,我心中滿是痛疼。除了安慰,卻也無能為力。確實,人這輩子,有很多事,有很多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只要有積極向上的心態,努力不懈永不言敗的信念,生命才會有光亮,生活才能有希望。

  歲月如梭,父親離開我們已經整整二十個年頭了。這些年,漂泊如影相隨。家,遠了。天涯,卻近了。只是苦了母親,在孤寂中守候,在守候中眺望。她日夜盼著的,是兒女的歸期。每次回家,只要能看到母親的笑容,眼眶總會在不知不覺中濕潤。路途上再多的苦,再疲憊的顛簸,都有了價值。母親的快樂,對兒女來說,是如此重要。只是每個轉身的剎那,總會隱約聽到,某些東西破碎的聲音,那一定是母樣不舍的淚。

  時光飛逝,母親也已邁入了六旬的門坎。因過于操勞,身體狀況日漸衰弱。我和妹妹多次勸說,但她還是舍不下家里那點薄地。依然忙碌在田間地頭。總說弟弟還未成家,不能停止勞作。每聽到這些,淚水總會不爭氣的潸然而下。平凡如你,辛勞如你,善良如你的母親啊,真得好想,好想讓你停下操勞的腳步,小憩一下。你如此勞累,而女兒,卻只能在遠方,在淚眼婆娑里,柔腸寸斷的把你思念。

  記得那年春節回家,火車晚點3個多小時。等我趕回村口,已是暮色時分。在淡淡的霧藹中,我看到了村口老槐樹下,母親倚樹而立著的消瘦身影。在凜洌的寒風中,孤單無助的像個孩子。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我哽咽了,淚如泉涌。母親看到我流淚,慌了神:“孩子,你怎么啦?”邊說邊手忙腳亂的從我手里接過行李,拉著我的手,朝黃昏的村莊走去。在我們回村的路上,風,又一次呼嘯著撲面而來,吹亂了母親的白發。也吹落了我眼中的淚水。

  短暫的假期后,又到離別時。母親執意要送我。想說的話太多,卻一路無語。一直送到五公里外的縣城車站,上車后,在我默默地揮手中,母親才緩緩轉身,默默離去。透過車窗玻璃,我突然看到身后漸漸遠去的母親,正在用手偷偷抹著眼淚。我的心,猛然間又痛了起來。母親老了,是那樣的孤單和落寞。母親哭了,她的淚流在了我的心上。當她一次次面對滿屋的孤寂和滿地的清冷,心里又該是怎樣的凄涼和感傷。是啊,小時候時時盼,就盼孩子早點長大。長大后,卻離自已越來越遠。只有深入骨髓的思念,在夢里停停走走。唯有沁入心脾的孤單,在心底來來回回。這濃濃的孤寂,這滿滿的清冷,該怎樣才能散去。

  我走后,母親又將面對一個個數不清的冷寂。家里陪伴她的,除了那臺陳舊的收音機,就是那只老花貓。一部紅色座機電話,放在床頭。我和妹妹都已出嫁,常年在外的弟弟還未成家。母親白天在地里忙碌,到了晚上,除了偶爾看看電視。很多時候,就只是坐在電話機旁等我們的電話。若幾天沒打電話回去,她會擔心。若一個星期接不到電話,她便會整夜失眠。不管有事沒事,每晚等電話,成了留守母親生活的一部分。那怕只是一聲問候,一句平安,都會帶給她一枕好夢。于是,每個夜晚,打電話會家已成了我的習慣。

  今年夏天,老家久旱無雨,家里的稻田早已干得開了裂。母親急得團團轉,我不忍心,天天打電話回家。詢問稻谷的長勢和稻田的干旱。每次打完電話,眼前總晃動著母親焦慮的眼神。在母親和鄉親們用抽水機和旱魔抗爭月余后,稻谷在最需要灌溉的抽穗期,終于迎來了幾場透雨。我總覺得,那是老天在冥冥之中,被莊稼人執著感動了。稻谷豐收后,我也松了口氣。

  這個夏天,我的心和家鄉的干旱在一起。我知道,家里不缺糧。但莊稼人的憨厚和耿直,使母親和鄉親們幾十年如一日,視莊稼為自已的孩子。只要有種子落地,就細心呵護,竭盡全力。那怕只有一絲希望,也會努力爭取。他們對莊稼的不離不棄,總感動著我。家里的稻谷顆粒歸倉后,我的心也總平靜了。也終于明白,不論置身天涯海角,整個身心﹐早已被烙上了農民的印記,我是農民的孩子。母親的哀愁和憂郁,和我息息相關。村莊的蕭瑟與敗落﹐和我血脈相連。他們的生息,早被烙進了我靈魂深處。

  現在,只有妹妹在離家較近的鋪鎮上班。好在妹妹妹夫孝順,常會隔三岔五去看望母親。農忙時,若碰上周末,也會去地里搭把手。轉季時,也會給母親添置些御寒衣物。每當母親在電話中絮絮叨叨,我的眼中常會滿含熱淚。這淚,有對母親的疼愛,妹妹的感激,也有對人生蒼涼命運多舛的感嘆,世事滄桑人情淡薄的體悟。只是再多頹廢再多凄涼,也拼不出時光深處那如絲如縷的悲愴。

  多年前,當“留守”這個詞語,在不經意里進入視線后,便頻繁的游走在我們身邊。每次回家,看著越來越多的老人,拖著衰老的身體,牽著幼小的孩子,自眼前走過,心情總會莫名的沉重。雖說留守問題已引起社會的關注,但對于龐大的留守人群,無疑于杯水車薪。在這無奈卻又現實的話題面前,留守群體的將來,何去何從?留守群體的嘆息,誰能體悟?在成千上萬漂泊游子心中,對家中的老人和孩子,更多的只是愧疚和牽掛。誰想背井離鄉?誰想遠走他鄉?和家人團聚,在雙親身邊盡孝,本該是件平常的事。可在現實面前,生活的重擔,生存的壓力,帶給人們更多的只是無奈和迷茫。也使曾經平常的聚首,漸成奢望。

  蒼老的母親,早已成了留守人員中的一員。她對子女的守候,在村口的眺望,每天都會在無數個村口,無數個老人孩子心中上演。他們眺望著的,不止是對親人的牽掛,親情的追尋,也是對團聚無聲的期盼。對生活美好的無言的向往。在一個個眺望里,曾有的款款情意,曾有的深深眷戀,都不曾老去。它們在歲月深處,青蔥著記憶,鮮活著往事。

  無數個葉落的日子,鄉愁總會泛濫。無眠的夜里,一次次想起村莊,母親。想起昔日的生機勃勃,曾經的健碩爽朗。他們那艱難而又蹌踉的腳步,曾有著怎樣的跋涉和茫然。倦意重重的心靈,又是怎樣漫起了遮天蔽日的滄桑。一些透明的液體,是怎樣悄無聲息的自眼角滑落。真不知道,還能為村莊,為母親做點什么?才能讓破落的村莊,暮年的老人,能安穩的走過一截溫暖而又安穩的時光。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眺望。在眺望中,才能采擷到生命最初的悸動和驚喜。在眺望中,才能回眸到年少時的輕狂和稚嫩。在眺望中,才能在寧靜中詮釋從容,在干練中領悟睿智。有時候,它如風似影,來去匆匆卻又風華乍現。有時候,它如甘露,清洌,甘甜。有時候,它似佳釀,香醇,悠長。不管是欣賞,描摹,還是珍藏,都會在不經意中成為似水華章,流年碎影。如有些人,唯有珍惜,才不至遺忘。如有些事,只有珍藏,才不至于遺失。

  很多時候,常會獨倚窗前,靜聆拂耳而過的風,輕看投影心海的云,任細雨打濕記憶,任思念落紅無數。不知遠方的村莊,是否也已風雨滿天,殘紅遍地。不知是否還有迎風而立的老人,在村口眺望。若有,肯定又是在細數孩子的歸期。只是,她不知道,她眺望的身姿,早已成為兒女心中最美的剪影。

  人生,也是一個漫長的眺望過程。童年時,我們在眺望中擁有純真。少年時,我們在眺望中領悟輕狂。青年時,我們在眺望中詮釋熱情。中年后,我們在眺望揮霍沉穩。老年里,我們在眺望中濃縮深情。當在時光的拼湊中回首眺望,看著它們被歲月擠壓,打磨。看著它們由粗糙,至光滑,到圓潤。也在日月的碰撞中回首眺望,看著自已由青澀,至成熟,到衰老。

  在眺望中,我們有了昨日,昨日在揮汗如雨里碩果累累。在眺望中,我們有了未來,未來在辛勤耕耘中綠意盈然。在歲月在無盡的輪回里,我們能做的只有感悟。感悟那些瞬間的風景和風情,那剎的風物和風華。即便有一天會獨陷逆境,或迷失順境,都需要一顆平常心。逆境中,不氣餒,順境中,不狂妄。在旅途,在路上,在無法預料的未來,只有懷揣希望,才能淌過困苦,泅過艱辛。縱使有一天,被坎坷圍追,被貧困堵截,只要初衷不改,理想之燈不熄,便會淺遇陽光,攜手燦爛。

  漸漸的,我也學會了眺望,眺望遠方。我想讓不再憂郁的雙眸,迎霜沐雪中,越過重疊山水。追風踏月里,穿過迷茫云霧,去溫暖母親的孤獨,村莊的蕭瑟。母親凌亂的白發,村莊衰敗的蹣跚,都已成為我夢里最深的痛疼。唯有眺望,才能在哀婉中看到明媚,凄涼里邂逅溫情。它們非詩非畫,但淚眼盈盈里卻繾綣著柔情。悵然若失中揮灑著豁達。

  在母親的眺望里,我成長著。這成長里,有溫暖,有思索,也有憂郁。不管忙累與否,早已銘記,每天都需打回家的那個電話。不管窮困潦倒,還是春風得意,親情早已成為靈魂深處,那抹永不榮枯的蔥蘢。父母想要的,無非就是一次暖暖的相聚,一聲輕柔的問候。和他們付出的相比,我們所做得,實在是微不足道。不管面對怎樣的浮躁,只要想起母親村口的眺望,黑夜,將不再漫長。嚴冬,將不再寒冷。因為這路上,有母親,在給我溫暖。有村莊,在給我力量。在村莊年復一年的等待里,母親月復一月的眺望中,我聽到了歲月深處,愛流淌的聲音……

汤姆网址最新免费2019,谁知道汤姆的网址,可以下载汤姆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