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小黑散文

短篇散文

小黑散文

更新時間:2019-11-16 20:37 手機版

小黑散文

  小黑離開我們已經一年多了,但我常常想起它,懷念它:一條很不起眼,但非常有靈性的黑色雜交母犬。

  20xx年,我在溫州公司擔任負責人。一日去文成縣一位朋友家,他家有一窩出生才二個多月的小狗,一只只肉嘟嘟的,非常可愛。“我想要一只小狗”,我對朋友說,朋友指著一只小黑狗說:你要就送你一只。”就這樣我將小黑抱上汽車帶回了溫州公司。小黑不知道從此將改變它的命運,它將離開山溝溝,去美麗的大都市了。因為小黑全身除了兩只前掌是白色的,其余通體是黑色的,我就叫它“小黑”。

  過了幾天,我要回杭州,我將小黑裝進一個紙箱,為了給小黑透氣,我在紙箱上用剪刀戳了一排透氣孔,當時溫州到杭州還沒有動車,做的是大巴車。我對小黑說:“你別發出聲音,如果你發出聲音,車上人會有意見的,到時我就沒法把你帶回家,”小黑,好像是聽懂了我的話,杭州到溫州5個多小時,一路上我是又啃面包,又喝農夫山泉,但小黑卻什么也沒有吃,連水也沒法喂它;我心里也擔心,小黑會不會有啥問題,畢竟它還小,但我也沒其它辦法,只希望客車快點到杭州。

  阿彌陀佛,總算順利到了杭州汽車總站;我急忙下車將紙箱打開,還好,小黑安然無恙,它還是一動不動的趴在紙箱里,我叫它:“小黑,再堅持一下,馬上就到家了,”它似乎聽懂我的話,睜開柔和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繼而還是很溫順的趴著。很快,我打車回到家。之前,我在電話中已經告知妻子:我這次帶小黑回家;妻子、兒子都是喜歡狗的,在養狗的問題上,我們的觀點非常一致。當我將紙箱打開,把小黑抱出來放在院子里,小黑先是很緊張的看看環境,還好我家院子大,和它“娘家”差別不大,只幾分鐘的遲疑,小黑就邁開小腿,先在院子里的小樹下撒了泡尿,隨后在我的引導下,跨進家門,妻子已給它準備了幾片火腿腸和一小碗牛奶,也許真的餓了,它不客氣的開始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小黑就這樣成為我們家庭的一員了。

  小黑很會管家,妻子上班去之前,會放一張藤椅在房門口,“小黑,家家要管牢的哦,”妻子用杭州話和小黑說,小黑似乎聽懂了,很自覺地“嗖”地一下跳到藤椅上,就這樣從上午8點到12點,整整4個小時,小黑它一動不動,中間無論誰喊它,給它吃什么,它都不會跳下來,直到我妻子中午回家,它聽到她打開院子大門的聲音,就飛速跳下,嘴巴發出嗚嗚的聲音,去熱情迎接她了。“小黑,家家管牢的,”妻子用表楊的語氣和它說,這時小黑的尾巴使勁的搖,感覺快搖斷了,直到我妻子說,“好了,好了,小黑乖,”小黑才慢慢安靜下來。

  小黑的胃口不大,但最喜歡吃牛肉粒,妻子就去超市買整袋的綠盛牛肉粒,一買就幾十元,每次都給它吃7粒,小黑會記得你給它幾粒,假如少給了它,它會一直仰著頭盯著你,直到你給的牛肉粒達到或多于7粒。然后,它會慢慢地將牛肉粒的外包裝剝去,一粒粒的細嚼慢咽的享受牛肉的美味。

  小黑很討人喜歡,我的岳母生前并不喜歡狗,但卻喜歡小黑,也常常給它買牛肉粒。我覺得這源于小黑非常聽話,它從不亂拖亂咬東西,衛生習慣也非常好,小黑從不隨地大小便,都在指定的位置解決,并且非常愛干凈,常常趴在那里用嘴把兩只白前爪添的干干凈凈。

  如若天氣晴朗,或晨或晚,我們會帶小黑出去散步,小黑不需要牽狗繩,它會緊緊跟著你,你停它也停,你走它就一路小跑緊相隨。如果看到其它狗,小黑一般是視而不見,也從不主動去打招呼,這真是一只很特別的,充滿靈性的狗。

  ……

  歲月荏苒,時光如水,一晃小黑在我們家已經8年了,小黑8歲了,據說狗的這個年齡相當于人類100多歲的高齡了。我們漸漸老了,小黑也老了,它的曾經黑的發亮的毛色也暗淡了,胡須也斑白了;步履蹣跚的小黑胃口越來越小,哪怕是牛肉粒也沒有以前吃得香了,也越來越不愛動,老是趴在那里發呆,小黑真的老了。

  ……

  20xx年6月17日的凌晨,我因為膝關節骨折,手術后的疼痛無法入眠。小黑病了,已經幾天沒吃食物的小黑,喘氣都困難,它只能像人一樣,屁股著地,眼睛望著窗外(此時因為拆遷,我租了東山弄的一個60平米的小套房間),也許它想出去,尋找一個可以長眠的地方。妻子說:“它可能難以熬過今晚”,我明白她說的意思,可這么多年了,我們與小黑有了很深的感情。我想帶它去看獸醫,但我膝關節骨折,自己走路都困難……

  就這樣小黑閉上了這雙對我們留戀的眼睛,永遠的離開了我們,離開了與它相伴8年,并且視它為家庭一員的我們。

  兒子很少流淚,此時它撫摸著小黑漸漸變冷的身體,也無聲的流淚了。我和妻子都流淚了,為了小黑。

  窗外,雨下個不停,妻子和兒子商量,趁著天黑,悄悄地把小黑葬在老屋旁邊的竹林里。雨越下越大,妻子用一塊舊床單,將小黑一層層包裹起來,外面再用塑料袋包扎好,嘴里低聲說:“小黑,我們給你去安個家,”兒子含淚抱起小黑,走出屋外,走向雨夜,走向竹林。

  我睜著眼睛,毫無睡意,望著天花板,眼含熱淚,目送著妻子和兒子抱著小黑走出門外。

  現在,每當路過這一片翠綠的竹林,我就會很自然地想起小黑——條與我們朝夕相處8年的狗;一條曾經給我們帶來許多快樂的小黑狗;一條很有靈性的小黑狗。我們會想你的——小黑。

汤姆网址最新免费2019,谁知道汤姆的网址,可以下载汤姆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