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難忘那個早晨散文

寫景散文

難忘那個早晨散文

更新時間:2019-11-16 20:05 手機版

難忘那個早晨散文

  已經過去好多天,有一件在別人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卻一直蕩漾在我心底,時時刻刻溫暖著我,也感動著我,讓我對某些人或某些事生出了更深一層的敬意。

  正是早晨上班的高峰,馬路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我是其中一員,正騎著兒子退下的那輛小架自行車,在人群中穿梭。

  我是一個夜貓子,習慣了晚睡晚起,每天不過八點半絕不起床。今天早晨也一樣,我貪戀舒服的被窩,在老公左一遍,右一遍的督促中,才懶洋洋的爬起來,匆忙梳洗,簡單吃完早點,又一次踩著點出門--我住的小區和公司就隔著一條馬路,騎自行車也就五分鐘路程。

  今天是周一,路上人真多,再加上附近有一所學校,攤上這個點,真要命:送孩子的自行車、摩托車、電動三輪車還有各式各樣的小轎車,幾乎要把整個馬路堵上了。

  眼看到了公司規定打卡的時間--9點整,我心急如焚,仗著自己車技不錯,在人流和車流里左拐右拐小心的穿梭--為了預防突發情況,我一手捏在車閘上,左腳離開腳蹬,不時的觸碰地上,這樣可以保證我隨時停車,不至于慌亂中傾倒。

  "吱--"為躲避前方一個橫穿馬路的小姑娘,我趕緊捏住了后剎車,隨著一聲尖利的剎車片和輪胎的摩擦聲起,我的草綠色自行車被我硬生生減了速,不過一股強烈的慣性還是讓我沖出去老遠,正在我一身冷汗的時候,小姑娘已經靈巧的穿過馬路。

  等我停下車,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了自己的異樣:由于全神貫注都在小姑娘的身上,我腳下的一只鞋子不知道何時蹭掉了--一定是我手忙腳亂的時候,不小心帶掉了。

  我依舊還騎在自行車上,一只腳在地上擎著,努力保持著身子平衡,不至于當街摔倒在地,我扭轉頭,那只我最喜歡的白色細高跟皮鞋正靜靜的躺在我身后幾米遠的地方,差點淪為匆匆忙忙腳步下的絆腳石。

  短暫幾秒功夫,我大腦一片空白,竟然不知如何是好:是艱難的調轉車頭,蹣跚后退?還是支好車子,赤著一只腳把鞋子撿回來?

  調轉車頭根本不現實,馬路上很擁擠,像我這種騎在車子上掉頭更是難上加難,那就只能支好車子,光著一只腳去拾鞋。

  真是很窘迫的選擇:盤著高高發髻,穿戴整齊的我,在馬路上光著一只腳行走,周圍已經有很多人注意到我的狼狽,正以看笑話的心態朝我瞟來。

  "再遲疑下去,肯定要遲到"我下意識的咬了咬嘴唇,漲著紅紅一張臉,準備下車撿鞋。

  "哎呀,姑娘你等等,我給你拿鞋"一個和藹的聲音在我前方響起,我詫異的抬起頭,只見一個身穿黃色馬甲的老人,扔下手里的笤帚正往我身后走去,當她拿起我那只掉在地上的鞋子,我才如夢初醒。

  "給,我幫你穿上吧"一只黑瘦粗糙的手出現在我面前,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我嘴里推辭著,準備下車自己穿鞋,

  "哎呀,這有啥不好意思,姑娘趕緊穿上"不容分說,老大娘已經蹲在我面前,她一手拿著我的那只鞋,一手去托我的腳,很麻利的把鞋子套了上去。

  "哎呀,真是謝謝您"穿上鞋子的我,立馬下車,忙不迭的道謝。

  "舉手之勞,謝啥"老人家說著,抱起笤帚又開始掃起大街。

  好像剛才她撿起的不是一只鞋,而是一片紙屑或是一張落葉一樣的稀松平常。

  我復又上車,急匆匆匆忙的趕去公司打卡。

  匆忙中我沒有記住老人那張慈祥的面孔,但是那雙黑瘦,粗糙的手卻深深被我記在腦海中,如刀子鐫刻一般,時不時浮現在眼前,因為鄉下的老家,我的老母親和她一樣也有這么一雙經年勞作的手,是這雙手把呱呱墜地,牙牙學語的我哺育成人。

  我感謝母親撫養我成人的那雙熟悉的手,也被這雙陌生卻溫暖的手感動著,我常常捫心自問,如果那天角色對換,掉鞋子的是那位掃大街的老大娘,而我剛好經過,能否平靜的幫她撿起那雙鞋子,并真誠給穿到腳上。

  如果是以前,我不敢有肯定的回答,但是從這以后,我想我一定會這么做,因為從這件事上讓我明白了,很多時候一顆善良的心不一定會在光鮮和體面的外表之下,也有可能就珍藏在破衣爛衫之中。

汤姆网址最新免费2019,谁知道汤姆的网址,可以下载汤姆免费的